周增義: 隆寶?;で托?/h1>

笨重超脱的生肖 www.huqgt.icu 隆寶?;で托?/strong>

從隆寶?;で乩匆延惺比?,雖未歷久,但卻彌新。記得那天從拉薩回來,飛機晚點,到家已近零時,旅途勞頓,卻無困意。

想起在?;で娜兆永?,獨特而奇異的氣候特征讓我們每天像在春夏冬三個季節里穿梭:晨時如春,風和日麗;午間如夏,烈日當空;黑夜如冬,月冷星寒。現代生活里的必需品:電、水、氣在這里都成為了稀缺資源。

終于,大家感受了一把原生態的生活,苦與樂各有自己的解讀,歸去來都像在金秋的田野里,分明看得到大大小小的果實。



夕陽下給伴侶獻舞的黑頸鶴


走進三江源

我們的行程是從西寧開始的,目的地是距離玉樹州七十余公里的隆寶國家級自然?;で?。玉樹在西寧的西南,路程大約八百公里,這是唐蕃古道的一段。一千三百多年前(公元641年),唐太宗將宗室女文成公主遠嫁松贊干布就是沿這條路到達的拉薩。此刻,沐浴著大唐的遺風,重蹈著千年前的足跡,這一特殊的歷史痕跡給我們的行程帶來美好的期待和想象。

越野車在高原上暢快地行駛,車外的空氣清新,陽光充足,潔凈而炙人的熱氣不時撲面而來,在人們的臉上留下痕跡。這是高原地區特有的氣候:日照長,輻射強。一路上,兩旁的草場,牛羊散落其間,旁若無人的吃著剛剛長出不久的稀疏的青草;遠處的雪山倚立在湛藍的空中,像是被草場托舉起來的美女,驚艷而奪目。山與草甸間廣袤的牧場,裸露著大大小小的湖泊灘地;凸起的土包被縱橫迂回的溪流依偎著,長出滋潤的綠草;陽光下,那一片片水面,像無數面鏡子,映出熠熠的光。傍晚時,從遠處看去,如同天上的繁星落在水面,宛若一片“星星?!?。

的確,在三江源?;で惱廡┤兆?,我時??梢愿惺苷庋囊餼常喝綣諛掣靄砘蚰掣隼杳?,不用像城里人那樣刻意去挑一個雨后或者空氣清潔的日子——隨便哪一天,置身其中,親臨其境,你眼中捕捉到的每一幅自然景色都可成為“蒙特楓丹的回憶”。如果,真的趕上雨后的晚霞,那沁人心脾的氣息和海市蜃樓般的幻境,一定會讓你產生興奮與平靜交錯的奇妙感受,就像在一潭如鏡的湖水中拋入一顆石子,水花、漣漪之后又平復如初的那種過程。身臨其境,或許可以接收到大自然的奇妙信息,從中得到啟發和共鳴。記得有人說過,這樣的地方容易使人產生對宗教的向往,不知不覺中把你帶入一種超然的靜寂,且在這寂靜中產生對自然的膜拜與臣服之心。這話是有些靈驗的,看到那山、那水,我想起《圣經》里說的:“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nbsp;



藏野驢


一個“回首白云低”的地方

隆寶自然?;で卮η嗖馗咴母溝?,位于青海玉樹州結隆鄉境內,海拔420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で?,也是棲息于高原和珍禽黑頸鶴的重要繁殖地。據?;ふ菊境ば繪亟檣埽罕;で講喔呱攪?,中間一塊狹長且地勢平緩的溝谷地帶構成了歸屬?;で囊桓齔な?,寬三公里的地域面積。核心區由成片的草場、泥灘、沼澤組成,縱橫交錯,互相滲透。由于區內地表冬季冰凍,夏季融化,在這種長期的凍融交替、地表侵蝕的情況下,形成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水坑和凸起的草灘。這種典型的高原濕地特征,為水禽候鳥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和良好的生態環境。

此次考察的落腳點在隆寶?;ふ盡苯⒃詒;で詰囊桓鋈閾÷?。一樓有會議室和辦公室,二樓的房間既可辦公也可住宿,三樓正中是一個嘹望室,東西兩側則為兩個露臺,透過嘹望室或露臺,?;ふ鏡墓ぷ魅嗽本涂梢雜酶弒鍛毒倒鄄焓乩锏囊磺卸???疾於永鋃嗍聳塹諞淮臥詬吆0蔚厙?,在?;ふ鏡耐妨教?,每個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頭暈,頭痛,乏力,困倦。那兩天,早上的招呼語差不多是一樣的:身體如何,睡得怎樣。過了兩天,人們的高原反應慢慢消失,身體狀態也逐漸恢復,工作布置、開會也正??劑?。

?;で諶搜滔∩?,只有一條省級公路橫穿其中,連接著玉樹和青藏公路。白天,除了當地的牧民放牧和出行,一年四季少有外人光顧。?;ふ久揮型ㄋ?、通電,日常用水要在站內一口二十余米深的井里打水,雖然辛苦,但水質甘甜,用電則依靠一臺發電機提供電力。一般情況下,發電機會在晚上八點到十點半發電,這時,大家會把所有需要充電的電器準備好,以利用這有限的時間解決所有用電的電器。同時,大家也會抓緊時間,爭取在?;暗陌胄∈崩鏘詞甌?,待一切停當,便各自回屋,鉆入需要“自供暖”的睡袋。

這里日間沒有喧囂,入夜之后,更是寂靜,仿佛一切亂耳之聲都融化在這無盡的夜色里。即是夜色,卻不黑不漆,月亮總掛在當空。有時,看著窗外,那高懸的明月,恍若家鄉的一盞燈,讓人感到敞亮而親切。我想,有這樣的夜相伴,再難眠的人也容易入夢鄉吧。 

?;で謁募靜幻饗?,冬季風大、干燥,夏季雨水多而集中,但氣候寒冷多變,即使五、六月份里下雨也經常夾帶雪花;有時天色晴朗,一片云過來,驟雨會突然而降,甚至一天之內冰雹雨雪同至。在隆寶的一個下午,我們親眼目睹了這樣一場奇異的景象:先是小雨,少頃飄雪,再后竟狂風大作,天空漆黑一片,沒等你反應過來,豆大的冰雹已經拖著一條條白線直落在草灘上,濺起點點水花。

我們來這里的時間已是五月下旬,湖水清澈,牧草青綠,不時能看到濕地深處黑頸鶴悠閑地覓食、游蕩。有的地方甚至已經看到黑頸鶴搭巢筑窩。有一天,與?;ふ鏡男繪睪臀牡氯ゲ飭啃?,在靠近隆寶鎮的一個監測點,我們通過望遠鏡觀察到兩只黑頸鶴,窩中有兩枚蛋,一棕一白。站長謝尕拍下了黑頸鶴和那兩枚蛋的照片,并展示給我們。謝尕說:待到十月過后,牧草枯黃,湖水冰封,它們會攜兒帶女飛往南部越冬?;乩春?,我查看了相關資料,有研究顯示:從每年九月開始,黑頸鶴陸續結群南遷,在已確知的兩條遷徙路線中,其中一條就是由隆寶灘經通天河流域,沿金沙江河谷,穿四川西北部至云南西北橫斷山脈,最終到達香格里拉縣的納帕海越冬,直線距離七百公里。(注:另一條是由四川北部的若爾蓋至貴州西部威寧境內的草海,直線距離八百公里左右)

除了黑頸鶴,在?;で詰乃氖嘀幟窶嘀?,還有種群數量較大的斑頭雁、赤麻鴨、綠頭鴨、潛鴨、棕頭鷗和紅腳鷸等。獸類較少,主要有藏原羚、喜馬拉雅旱獺、高原鼠兔、香鼬、藏狐等。在這次考察中,上面提到的所有鳥獸幾乎都被我們清楚的觀測到,這樣的收獲讓每個考察隊員都興奮異常。



當地學生


謝尕站長與梁海棠

初始謝尕站長是在即將離開玉樹前往隆寶?;ふ鏡奈綺蛻?,作為接待方,他是此次考察地的主要負責人,一個康巴漢子。謝尕說話不多,也沒什么招待致辭之類的客套,只是禮節性的禮讓大家一番,遇到與考察相關的談論也大多是一問一答式地互動著,一切都是平平淡淡。第二天,按照事先商量過的安排,各自分工買了一些必備的食品和燃料后,便一同出發。到達?;ふ?,卸下行李,謝尕站長開始一個個幫大家安排房間、整理被褥。此后的幾天,大家經常與謝尕站長接觸聊天,彼此詢問感興趣的事。多數情況下,他會不言不語地出現在項目人員的身邊,聽大家的交談、認識和想法。他想聽到新的東西,也想知道外面的事。他還說,他希望站里經常有人,特別是來考察的人。那樣的話,站里就有了生氣,就會有更多的?;すぷ骺勺?。所以,他看到考察的人就像看到了光,他希望這光長久亮下去,并且照射的范圍越大越好。

謝尕站長不善言辭,更多時候是在聽別人講,聽完后,挑里面的問題回答一二。他說話不慍不火,不緊不慢,似乎像牛反芻,咀嚼后再講出來。但如果說到他的?;で?,說到他的黑頸鶴,這樣的印象會大大改變,這時候的謝尕就有別于你平時看到的樣子,語言表達清晰而流暢,像竹筒倒豆子,直來直去。

他喜歡簡單、直接;喜歡“言必信,行必果”的信條。這次與他合作的,似乎也是一個與他有著相同個性的人——研究濕地多年的項目負責人梁海棠。梁老師的經歷不必多介紹,畢竟是WWF的人,多年在NGO的環保圈子里轉,其工作風格和方式已成模式,幾近“油鹽不浸”。

或許謝尕從玉樹卓瑪賓館樓下的巴扎藏餐館與梁老師等人的交談初起就已經開始觀察這支隊伍了,他心里的那把尺子刻度一定很細,知道怎么測量這支考察組的“深度”與“做為”。他的測量要通過眼前這位帶隊的女官員來完成,因此需要一些時間供他檢驗。

其實,他心里的問號來源于前幾次項目合作的無疾而終,多種原因,不一而足。但謝尕站長不懂這些原因,原因他自己有,他更著急結果。忽略多日里反復討論、仔細核算的一些細節,這一次,梁老師給他帶來了解決?;で拔鹵ァ蔽侍獾囊恍┗跽婕凼檔畝鰨?/p>

? 提供鳥類和濕地監測所必需的設備及管護員的基本裝備。包括培訓、安裝使用紅外相機等

幫助維修鳥類監測巡護小道,資助一年的鳥類觀測經費

在?;で謚匭率⑿碌男?。并一攬子從材料、圖片、標語等等的選擇到漢藏文字翻譯成稿一氣呵成

制訂野保員手冊,印制環保宣傳冊

經過對?;で黽嗖獾愕墓鄄夂腿斕娜牖Х錳?,一周的時間產出這樣的成果,讓謝尕很是欣慰。但他的表達是含蓄的,他內心的喜悅像沉放在木盒里的香,慢慢地在與考察組的互動中釋放出來。他重新審視了這支考察組,還有這位女領隊。現在,在這些人面前,他的眼睛里除了澄明與樸實,還多了親切與期待。他看到考察組踏實高效的工作,也感受到彼此間真誠的交流;他發現眼前這幾個做項目的同志不光講得頭頭是道,辦起事來也雷厲風行;他與大家相處愉快,臨別時一句“沒呆幾天,這么快就走了”的感嘆發自內心。即使如此,謝尕站長的贊許也還是不慍不火:“我接觸了幾撥來考察的人,梁老師是最爽快的” 。

一個率性,一個坦誠,兩種性格在一起為隆寶?;ふ境牌鵒艘話焉?。


行走與感知

我隨謝尕站長和他的同事文德參加了兩次野外監測:一次是考察組的所有同事,另一次只有謝尕、文德和我。

這天,又是一個風光綺麗的晴日,云在頭頂上疾走,湛藍的天空像剛剛染過。謝尕站長駕駛著車,熟練地躲閃著路上的溝溝坎坎,邊開車邊察看著周邊的環境,好像晃晃顛顛的行進根本不影響他的觀察。其實有些路的斷裂痕跡是2010年4月的那場地震留下的,當時地震形成的一條大斷裂帶就從?;で崠┒?,這樣的地質災害讓本來就脆弱的?;で肪掣茄┥霞鈾?。

每年四月,牧草一返青,黑頸鶴就會從南方飛到這里,開始構筑新的家園,為繁育后代做準備。眼下是五月下旬,正是黑頸鶴繁殖的季節。雪山、湖水與水草豐美的牧場連在一起,像一幅完整的山水畫。我們三人就在這幅“風景畫”里尋覓、行走、駐足、觀看。謝尕和文德總是在第一時間把他們看到的鳥獸告訴我,教我怎么識別?!翱茨橇街弧宄妗?,雄的正向雌的展翅示愛”,謝尕一高興把黑頸鶴藏語的發音說出來了。我透過架在地上的高倍望遠鏡看見了在濕地的“綠洲“上,一對兒成體黑頸鶴正在那里相互傾訴衷腸。小丹頂、長黑頸、灰白羽,裊裊娜娜,亭亭玉立,一派高原仙子的高貴氣質。

當地牧民一向把黑頸鶴視為吉祥的神鳥,從不驚擾它們,這與他們的信仰有關。我們在做農戶訪談調查時問過一個河邊洗衣的藏族婦女為什么喜歡黑頸鶴,她的回答簡單自然:“湖上有鳥好看,黑頸鶴在這,其它的鳥也來了,風景好,心里就舒暢”。這里的黑頸鶴沒人傷害,其他鳥也沒有。這源于藏族民眾的信仰,也源于對自然環境一種最本能的樸素認識——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與這些淳樸的人接觸,你會發現人性的美好。

能去三江源的核心區去感受另一個民族的文化、習俗、宗教,對我來說是一件快樂而奇妙的事。在這個山朗、水清、人質樸的地方,你可以盡享當下,做你喜歡做的事:認識一種花兒,觀察一個小動物,或者找個當地居民聊天,了解一下他們的生活;還可以坐在空曠的風景里,想象著“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游世界”;然后,“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甚至什么都不做,只是呆呆的“看朝霞漸起,聽風雨消失?!弊苤?,有機會來到這里,就該放松身心去體驗,“讓陽光灑在心上而非身上,溪流穿軀而過,而非從旁流過”,只要完成一件,就足夠了。

“一切生長在那兒,都是遼闊

一只蚱蜢,一叢灌木,一道流瀉的瀑布

一切生命在那兒,都不受約束”

這是美國著名環保主義者約翰?繆爾在其著名作品《夏日走過山間》里的描述,這樣的描述也像說隆寶。隆寶的遼闊豐盈而不空蕩,隆寶的靜謐空靈而不孤寂。在這里,除了感受遼闊,還可以靜聽天籟,呼吸自然的氣息;在這里,每一潭湖水都載著明月,每一片云朵都襯著藍天,地不老,天不荒,水流不盡,只要你的身軀來過,你的內心就會占據這片寧靜之所。 



押庄龙虎包赢技巧 内蒙古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天猫一肖一码期期准 竞彩网 刘伯温四肖资料大全 重庆时时专家杀号 时时彩4码投注方法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广西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 广东时时平台开户 买双色球时间 北京pk10刷返水技巧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加勒比扑克正确打法 足球单场结果 红马计划软件安卓